新闻

孙麟:土地与有机——在“熬吧乡村建设十人谈”上的讲话要点

2020-06-23

第225期

土地与有机

——在“熬吧乡村建设十人谈”上的讲话要点

湖南农道公益基金会创始人 孙麟

2020年4月15日

最近几天,长沙的天气真好,晴空万里,绿树蓝天,草色青葱。暮春时光,夏初的气息渐渐浓了。季节变换,相互依存,顺着时序,才有了美好的自然风物与美丽的无限风光。大家尽管还预防着疫病,但显然走出了疫情的阴霾,戴着口罩,也荡漾着久违的、轻快的笑声了。

温暖的阳光里,浩浩的苍穹之下,我们站在任何地方,都能看到辽阔的土地。土地上的丘陵、高山,乃至河流,都是万物生长的家园,更是人类休养生息的依托。自远古以来,土地不仅生长万物,也是万物回归的去处,土地因此而有机,而更加生长万物,更为人类的生存与发展提供了丰富的有机的给养。这些给养正是生活的必需、生命的保障啊!古往今来,无数豪杰歌颂土地,正是因为土地给养了人类,也启迪了人类如何与自然、社会、人类之间相处的道理。

我们都知道,治人事天,莫若啬。但是,人类如果忘记了来路,让自私催化了自我弱智,人类运用自我得意的标准化对抗自然的秩序,在一定时间之后的今天,已经得到了什么呢?比如运用科学手段得出的标准化模式去制造化肥,一阵生产、高产、利润的狂欢之后,这些标准化的化肥堆出的到底是人间幸福,还是影响乃至破坏人类生活与生命质量的奇怪物品呢?


人类啊,面对2020年的新冠肺炎病毒肆虐全球的局面,还能不警惕与警醒吗?这次疫情告诉大家,人类一定走错了一些路。是一些什么错呢?我想,主要是人类为了自己的利益而破坏了大自然的平衡,破坏了江河山川之间已经存在了亿万年的动态平衡的关系,用无限制的科学技术破坏了人类与自然的协同统一,人类又不能适应变化的万物世界,特别是扭曲的万物世界,人类能不受到自己的欲望与行为的惩罚吗?如果认识到是一次教训,大家就从自身开始改变无限超越自然规律的梦幻与行为,可能才是战胜疫情之后最大的认识价值与人类发展的意义。

回头看看我们置身的土地,我们应该加紧思考的是土地,是与土地有关的有机,是与有机有关的生活与生命。想想当年,八百里洞庭,鱼米飘香。大兴安岭深处,古木参天。辽阔的华北平原,麦浪滔滔。一派自然风光,一片有机的世界。那么,什么是有机,什么又是好的有机?我认为,一个简单的判断是,当消费者与耕种者建立了信用、友谊,建立了相互关爱、相互尊重、相互支持、相互促进,相互连接在一起的就会是人类的美好。具体到生活之中,从耕种者到消费者达成统一,吃到嘴里的,才会是真正滋养生命的给养,无论品种还是质量,都会是统一的。那么,这一切的滋味、价值,你就知道了。

自从20世纪20年代以后,人类为追求农作物的高产高效,大量研究、生产、使用化肥以后,农作物规模化、标准化生产,病虫害有所抑制,产量大幅度增加了,但是土地也出现了严重的问题。土地质量变了,土壤结构也变了、板结了,有机肥力丧失了,原来那种肥沃土壤不见了。千里沃野变成一望无际的化学土壤了。即使丘陵山野,也失去了往日的肥沃之地。不施化肥,少施化肥,就不会有好的收成。天长日久,人类没有了沃土,耕种者也失去了沃野,也就与有机失去了联系,消费者即使想买有机作物,可是哪里还有卖呢?

夏初了,站在荒草丛生的小路上,一眼望去,前面大片大片的耕地被翻耕了,耕田机还在不停地奔跑。我想说的是,这些土地已经不是40多年前的土地了,不是我童年时代浸泡其上的那种有一泥土香味的土地了。那时候的土地,松软不泥。早晨起来,看到土地上升腾一种氤氲之气,清新鲜甜,朝气勃勃。那种气息,那上面的野生的草果、种植的庄稼,既能够生养万物,还为人类生存与发展提供了一个欢快的生物乐园。当然,我不是简单地回望、怀念那时的简单、纯朴、困顿,甚至普遍存在的季节性饥荒,但那时的万物有机、土地有机,的确是人类应该回归的梦想与甜美。

所以,我一直怀疑的是,自作聪明的人类,为了经济发展,为了农作物增产增收,在相当长时期里,漠视土地规律,只要自己有需要,只要自己有目标,就到处狂抛乱挖。不管是水源之地、草原深处,还是核心耕地、保护山林,都随心所欲,无处不是刨挖的土地。然后,一包化肥,一通农药,目的追求最大的经济效益,也可能获得了即期的成效。但是,数十年过去,回头一看,这才发现,其实那一切的确又是很不经济的,甚至是愚蠢的举措。这种以人类自以为聪明的改造山河、化学农药、生物技术为先导,推动的耕种方式革命,现在看来,更多的是革了土地的命,也革了人类自己的命。聪明如果被资本利用、被利益集团操纵,如果从一地推行到世界,从一种作物推行到所有作物,从一种农药推行全部农药,人类最后得到的只会是苦果。

现在,我们已经看到的事实是,强加给土地的控制只会徒增人类的难题与灾害。土地是生长万物的,万物又反哺土地,土地才会更加有机,有机才更有利于万物。亿万年的自然规律、土地规律、生物规律,竟然在近100年内发生了重大改变、破坏性改变,赖以生存的一切都逃不了这种改变所带来的艰难困苦。大气变暖是最可怕的危机、一种整体性危机。同时,我们悲伤地看到,这些重大改变已经谋杀了与我们相生相伴的朋友,比如细菌、微生物,比如蚯蚓、杂草,比如可爱与不那么可爱的小动物。如果再发展下去,春天失去了万物的歌唱,秋天失去了万物丰富的果实,世界还会好吗?人类还有来自自然界的可爱的朋友吗?人类只为了人的生存,也将失去自己生存与发展的土地与给养!

人类生活与生存,本质上是一个自然过程,需要丰富的自然元素,比如氧,但不能过量。又比如氮,以为氮好,但过量,就会臭了大家,也让自己生病。人类需要多种多样的元素,又不是越多越好,种类多,又必须适量;既要多样性,又必须相互协调,共同形成一个适宜生存与发展的有机环境,才会有人类今天的幸福快乐与明天的春暖花开。又比如中国的中医药,这是中华民族的医学瑰宝。中医药需要中医精湛的诊断技术,也需要有机的中药材。中医药治疗有严格的中药材配方,配方中的中药微量元素决定配方的重量多少。所以,中药材的药用疗效必须明确并确保。如何确保,一个重要的源头就是中药采集、种植的有机性。中医药疗效的基础是中药材的质量,而这个质量的基础只能是生长土地的有机性、种植的有机性。中药材背离了有机性,就难以保障疗效的预期目标了。

再看远一点,我们的祖先来自土地,生存在土地,生活在土地,我们只有珍惜土地的养育之恩,土地才会更好地给养人类。这是事实,也是道理。土地上的多样性存在、多元性共生,正是人类发展的基础。土地上的这种多元、多样的共生、共存、共传,是万物生长到现在依然繁茂的保障。人类要不断地繁衍生息,也必须遵循多元性、多样性,否则,人类的毁灭行动,首先被毁灭的是万物中的弱者,长此以往,被毁灭的也会包括人类本身。人类不是万物的主宰,只能与万物共生、共存、共同发展。

想想看,人类与土地的关系,似乎就是索取。在索取的同时,连保护的事都没有做。我们只要热爱土地,土地就会滋养我们。我们却没有做到,反而损害了土地,使土地处于长期的退化过程中。再想想看,到了秋天,硕果累累,香飘万里。当我们双手摘下果实的时候,听到了土地在说话吗?土地说:”当你取走了果实,应该留下杂草养育我。”然而,为了更多的果实,人类连土地上的杂草都用农药消除了,土地还能得到有机的滋养?还有一个共生、共存的万物生态圈吗?

中国文化从来就是一个信奉、遵循多样性、多元性的文化。中国在春秋战国时期,产生的百家争鸣的思想共同形成了中国文化的内核,多样性、多元性一直延续到了今天,比如道家、儒家、法家、墨家、农家、纵横家等,依然是中国人内在的精神追求。


这种多样性、丰富性及其长期性、延续性,特别是这些多元性又寓于一种统一性、整体性之中,在世界各国中也是绝无仅有的。正因为如此,中国长期的农耕文明也保持了世界上最丰富多样性、多元性,更保持了生产、食物、饮食的有机性、丰富性。放眼看看,世界上哪里还有中国这样的食物多样性与丰富性?这一切都与中国人的土地情结有关。


到乡村去随便问一个农民,他们最难舍下的就是土地,只要有土地,他们就能生活得好,就有希望!这是农耕文明的直接结果,并不是落后的表现。特别是在山区,我甚至认为,那里还有世界上已经不多的有机农耕、有机种植、有机收成。他们遵循的是中国传统耕种——自然农耕,他们的耕种才使土地更肥、植物健康、收成保持了多样性存在与发展。他们也因此更加知道和理解飞鸟、游鱼、昆虫等动物的慈悲与力量,更理解生活、生命的价值与意义。他们才能怡然自乐,安然地享受每天夜里泡一个融融的月光浴。

土地是有机的根本。土地保持有机,万物才可能有机生存。土地不会骗人,人类不能背离和辜负土地。人类毁坏的是土地,土地毁坏的将是人类本身。这不是危言耸听,更不是哗众取宠!这些年来,在乡村建设过程中,在思考农产品与有机生产过程中,我们特别注意土地有机问题,选择农作物、养殖业也注重有机性,有机是我们的方向和目标。我们想往前做,只要做,就有发展的希望。我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,人类要安全健康,就要农业安全健康,就必须保障土地安全健康。所以,无论怎么折腾,必须记住的是,土地才是人类的命根!


所以,土地是人类永恒的依赖,有机是人类安全健康的根本。我们不能再迷失这两个东西了。人类世界,许多东西可以探索、创新、超越,但有些东西只能坚守,不可轻言更改。保障土地的有机性,让土地产出有机产品,让有机产品滋养人类,才是人类应该追求的安全与健康!我想,如果中国率先以农耕智慧为底线,做到创造而守饥、创新而守愚,并以此呼唤世界经济、社会、科技、文化、生态、生活等向有机方向发展,将是中国之福,世界之福,人类之福,自然之福!